首页 最新动态正文

南医大女生遭奸杀案:凶手被执行死刑、他跟女儿妻子见了最后一面

新闻小编 最新动态 2021-06-12 31 0

6月1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对故意杀人、强奸犯麻继钢执行死刑。 2020年10月14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麻继钢提出上诉。2021年1月19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麻继钢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前,依法安排罪犯麻继钢会见了近亲属,充分保障了被执行罪犯的合法权益。检察机关派员到执行现场监督。

南医大女生遭奸杀案:凶手被执行死刑、他跟女儿妻子见了最后一面  最新动态

死刑前通知家属,并允许家属与临刑犯人见面,是必不可少的临终关怀。这不仅是法律对生命的尊重,也体现国家公权力对人民基本的人道主义关怀。因此,在世界上仍保留死刑的国家是一个通例。

2012年新刑诉对于这个问题依旧没有规定,但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23条明确规定:在执行死刑前,法院应当告知罪犯有权会见其近亲属。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联系方式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近亲属。罪犯近亲属申请会见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而公检法司四部门在2007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第45条也规定:“人民法院向罪犯送达核准死刑的裁判文书时,应当告知罪犯有权申请会见其近亲属。罪犯提出会见申请并提供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原审人民法院应当通知罪犯的近亲属。罪犯近亲属提出会见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

可知,相关文件的精神表明死刑前的会见权是死刑犯和家属共同的权利,法院仅有义务通知死刑犯有会见权,而法律未规定法院应当通知家属申请会见。当然即使一方提出会见申请,会见仍然应以双方同意为前提。

他跟女儿妻子见了最后一面,跟女儿告了别…而受害人家属呢?也许在20年后还会再懊恼,如果知道是最后一顿饭做了他喜欢的饺子就好了;如果知道是最后一面抱抱他就好了;如果知道是最后一别就给他买了他喜欢的那件大衣就好了;如果知道我们永别来的如此仓促我以前对他再好一点就好了;这些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被害人不该死却死了,被害人家属不该受的罪却受了!凭什么该死的人不去死呢!

有资格原谅杀人凶手的,只有死者本人。 如今的我们呢?谁又有资格去原谅杀人凶手呢? 真正的能原谅TA的人,已经被TA亲手杀死了。 TA也一同杀死了自己被救赎的唯一可能,只为自己留下了制裁。 请尊重死者的尊严,和TA的选择。

我读高中的时候,死刑审核尚未收归中央。我被学校派去参加过一次死刑公审。记得非常清楚,判的是死刑立即执行。当时嫌疑人身体瞬间一软,无法站立。两边的警察挟着他的腋下,架着他听完审判(还有其他同案人),最后是被拖走的,浑身抖得像筛糠。裤子湿了一大片。还有一个细节,他的裤管是被绳子扎起来的。多年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怕吓得屎尿横流,从裤子里流出来,所以才要扎起来。那个时候,我觉得死刑犯很可怜。

后来我上大学,念的新闻。到参加工作,经历过很多次的冤家错案报道。呼格案,赵作海案,聂树斌案,网上一搜一大把。我自己参与报道的就好几起。天朝的冤假错案着实太多了。低劣的刑侦手段+苛刻的命案侦破压力,可谓是“多少冤魂嗟叹”啊。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是非常赞同废除死刑的。我甚至认为,剥夺自由,比死刑可怕多了。最关键的是,生命非常的宝贵,死刑一旦执行,那么就再无更改的可能性。加上冤假错案高发,会有多少人枉死?所以,大家也应该去了解下废死派的一些理论,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但是,但是,我现在改变了想法。因为我对法律的理解,发生了变化。在我看来,法律并不是追求“绝对正确”“绝对正义”的。相反,很大程度上,法律是用来化解社会矛盾的。社会矛盾怎么来?是和人们的观念息息相关的!在一个杀人偿命这种流传了几千年的社会里,在所有人都认为杀人尝命才是正义的社会里,废死的观念实在是太超前了。

南医大女生遭奸杀案女孩的妈妈为什么一再要求判处化麻继钢死刑?因为如果没有这个环节,“恨”就消不了。法律是跟随时代不停的在变化的。什么是时代?其实就是人们的观念。八九十年代严打,抢劫老太太两毛钱的都被枪毙了。而现在判处死刑已经非常少了,而且还需要最高法审核。

怎么办,凶犯由多活了俩天,受害人的妈妈又难过了俩天,相信恶魔的眼泪?以后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可能有些不合适,我还是要说,这种人还要去见最后一面?为这种人伤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评论